《中国保健协会网》
由 中国保健协会保健品市场工作委员会 主办 快速导航  工作邮箱登录
首  页 | 行业聚焦 | 工作动态 | 市场监督 | 非常观点 | 媒体曝光 | 市场峰会 | 庶正康讯
政策法规 | 注册申报 | 批件搜索 | 市场调研 | 调研报告 | 展会信息 | 信用评价 | English 


互联网 www.chca.net.cn
中国保健行业历年十大事件 | 销售商俱乐部 | 《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7月1日施行 保健食品原料目录(第一批)征求意见

扬子晚报(裴睿)儿子不给钱买保健品 父亲竟骑上阳台围栏要跳楼

扬子晚报 2016-11-3  

免费送保健品的事不少市民都听过甚至经历过,而这份免费的“馅饼”背后却藏着一个“洗脑”骗局。只要被忽悠使用上保健品,骗子就用小礼品套住你,最后用交会员费就能免费半年使用保健品谎言,骗取市民钱财。

儿子不给买保健品,老人竟以死相逼

  10月24日晚,秦淮分局双塘派出所接到市民胡先生报警称,自己的老父亲要跳楼自杀,而自杀的原因竟然是没有给他钱去买保健品。

  民警立即赶到了报警人所在的小区,见到了在家中的报警人,此时胡先生正一脸无奈的看着骑在阳台上的父亲。他告诉民警他的父亲一个人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迷上了保健品,把退休工资全部用来买保健品不说,还经常找胡先生要钱买。

  一开始胡先生也没在意,但随着家里的保健品越来越多,胡先生意识到了不对。这些保健品的价格从一开始几百元一个疗程,一直涨到数千元一个疗程。看着父亲好好的人一天要吃7、8粒,他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

网络配图

  终于这次父亲再次找胡先生要钱被他给拒绝了,让胡先生没想到的是,为了买这些保健品父亲居然骑上了阳台以死相逼。民警在了解这种情况后,让胡先生先稳住他的父亲,答应他的要求,等他父亲下来了,再由民警来找他的父亲谈话。见到胡先生松了口,答应给自己买保健品,原本骑在阳台边上的老父亲终于自己爬了下来。

  民警将老人扶到房间后,民警和老人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谈话,这才知道了老人购买保健品的真相。

免费讲座大多是对老人的“洗脑”骗局

  原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老人得知有一个免费的健康讲座在自己家附近举办,就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去听了。课堂上老师一个劲地说,人老了就要好好保护自己,自己亲戚就是因为生了病没钱吃药死了,说得声泪俱下,胡老爷子唏嘘不已。

  就在这次保健会结束后,商家给每个老人都免费发了一个疗程的保健品,让老人们免费试吃,如果觉得效果好,可以继续找自己买。因为是免费的胡老爷子也没多想,领了一盒拿到家里开始服用。

  南京周边经常会有这样的讲座,老爷子突然就开始关心起这些讲座,而且还找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老伙伴。老爷子去这样的讲座越来越多,不管多远都要赶过去。一开始还能免费拿保健品,后来成为会员后,交少量会费就能领到半年的保健品。

网络配图

  此后,这些保健品功效悄悄“升级”,一开始讲师说,这保健品能增强体质、预防疾病,后来就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老爷子对此深信不疑。

  民警问老爷子为什么痴迷保健品,老人说,因为我看到不少吃这个治好病的人。

  民警和老人解释,这些被治好病的都是托,什么病历报告证明,国家发的专利书都是假的。民警向老人讲起了近几年来悄然兴起的保健品诈骗事例,两相印证后胡老爷子才意识到自己被“洗脑”了。面对家里还剩余不少的保健品,胡老爷子后悔不已。

记者调查>>>

销售员暗地里夸大功效,但收集证据难

  记者从秦淮警方了解到,像胡老爷子这样的事情不是个例。为何这种行为很难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理呢?

  原来,工商部门打击违法推销保健品主要看是否存在涉嫌虚假宣传、销售假冒伪劣商品、无照经营等行为,但一些商家有正规手续,说明书、宣传单上并不存在夸大宣传,销售人员是暗地里向老年人夸大功效,收集证据非常难。

网络配图

  同时,不少购买这些保健品的老人有“孤独心理”,缺少家人的陪伴,所以特别渴望有一样东西能来维系自己的健康,也就对保健品产生了依赖感。

保健品销售人员为骗钱无底线:下跪磕头叫爹妈

  长春市民张女士的公婆最近一直在去火车站前一家宾馆“听课”,听完课老人总会花高价购买一些所谓的保健品,虽然每次都有赠品,但赠品并不值钱。在她和丈夫去劝说老人时,老人大发雷霆,张女士很苦恼,希望大家能帮她出出主意。

  张女士的遭遇见报后,多名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其中有不少老人希望能用自己的遭遇来给大家提个醒,不要被天花乱坠的宣传迷了眼。

  为阻老伴上当 怒提离婚

  徐先生今年68岁,老伴王女士最近总是神神秘秘去红旗街某大厦听人“讲座”。组织者第一天先收老人20块钱,发杯子之类的奖品,第二天返还现金。连续几天都兑现了承诺,取得了大家的信任,“15号的时候,他们找来两个托儿,花4000块钱买了他们的产品。”徐先生说,“结果16号的时候,组织者返还了这两个人4100块钱,这在老人中都轰动了,觉得这肯定是真的。”

  “在现场,组织者跟这些老头老太太说你们就是我的亲爹亲妈。”徐先生对这种毫无底线的营销行为非常反感。

  “17号一早,我老伴儿就琢磨要取钱,我听说后就坚决反对。”徐先生说,“我老伴到底还是把钱取了,我急眼了,说这日子没法过了,不能过就离婚吧,我老伴被我一吓唬,就没敢交钱。”徐先生说,和他老伴一起的还有5个老太太,都交了4000块钱,拿回4盒所谓“冬虫夏草”,“结果交完钱第二天,组织者说活动结束了,这些老太太都后悔死了。”

  组织者当众磕头感动老人

  宋女士今年81岁,2015年她和老伴先后三次被人忽悠买了锅和所谓的保健产品。除一次把钱退回来之外,老两口攒的5000多元都打了水漂。之后宋女士不让老伴再参加活动,但老伴拽着她的手腕子要去银行取钱,“后来我也跟他去参加了几次活动,他们太会说话了,最后连我都上当了。”宋女士说,有一个活动的组织者是四川人,“他在台上说,你们都是我亲妈、亲奶奶!我给你们磕头了。说完了当真在台上‘梆梆梆’地磕了3个响头。当时台下很多老太太都感动哭了,也许是他们的子女陪伴的比较少,这种做法确实打动了很多人。”

  宋女士也花了4500元买了一套所谓的“冬虫夏草”和营养液,但很快就发现上当受骗了。

  自己舍不得吃 喂给小孙女

  市民姜女士的姑姥经常去参加类似的活动,家人劝说她很多次,但老人非常固执,有时候子女不给她拿钱,老人就生气,说子女不孝。“每次去的时候领几个鸡蛋,或者发一些大米粗粮,老太太还挺高兴。”姜女士说,“每次花好几千,买回来一些保健品,甚至是三无产品。”

  更让人担心的是,老人经常把买来的东西给小孙女吃,“我们看到后都说她,但老太太说,‘你们懂啥?这都是好东西,我自己都舍不得吃,给孙女吃咋了?’”姜女士说,“我跟她说,你不怕给你孙女吃性早熟了,你就继续让她吃,我姑姥这才放弃。”

  亲情化营销手段诱导老人

  针对此事,长春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钟萍表示,每年消协方面都会接到许多类似的投诉,“这些组织者往往利用一些亲情化的手法,获取老人的信任,诱导老人购买商品。”今年1~4月份,长春市消协接到了100余件关于在活动中推销保健品的投诉,但相比这类活动动辄百余人、数百人的规模,这个投诉数量是比较少的,“老人可能没有消费凭证,另外组织者的承诺都是口头的,老人往往拿不出证据。”钟萍说。

  对于张女士的遭遇,钟萍表示:“单纯的呼吁老人提高警惕,不要上当,效果并不好。子女应该多给老人一些关心,多去陪伴老人,及时了解他们的内心想法,如果发现老人有此类想法,劝说时应该讲究方式方法。”

  钟萍表示,这些活动往往是流动的,如果没人举报是很难发现的,“另外调查取证也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曾有老人在调查时不配合,这都给调查取证带来难度。”

5元"保健品"卖300多 老人投诉揭假保健品黑幕

  家住南京市鼓楼区的张奶奶服用某品牌的纳豆激酶胶囊已经快三年了,可她最近发现,这个胶囊好像不怎么起作用了。张奶奶找到该公司经理投诉,竟然揭开了该公司一销售员伙同他人制造的特大制假售假保健品黑幕,其制假售假网络遍布全国。 近日,南京警方捣毁了这一特大制售假保健品团伙。

一起投诉揭开假冒保健品黑幕

  纳豆激酶胶囊是一种被中老年人所熟知的保健品,在市场上拥有一批数量较大且稳定的顾客群。家住鼓楼区的张奶奶服用某品牌的纳豆激酶胶囊已经快三年了,可是最近她发现该保健品好像不怎么起作用了。于是张奶奶找到销售该保健品的某公司经理王先生。王先生仔细询问后得知,张奶奶是今年3月在门店购买的纳豆激酶胶囊。然而据总公司反映,这种保健品原产地是加拿大,公司作为其在华唯一代理,签订的合同早在2014年就已经到期了,库存的货品绝对不可能卖到2016年。可张奶奶又确实是在门店购买的,那么究竟哪个环节出错了呢?

警方查获的假保健品半成品

  为了查明真相,公司将张奶奶购买的胶囊回收进行检验,结果大吃一惊。“这个胶囊从外包装上看与真的所差无几,但是其成分却是90%的糊精,加上极少量的纳豆激酶,且缺少真品中含有的另一成分辅酶Q10,这个成分是促进纳豆激酶被身体吸收的催化剂。”经检测,张奶奶购买的其实是假冒伪劣产品。糊精的主要成分是淀粉,该假冒保健品吃了对人体没有伤害,但是也起不到药效。据张奶奶说,该保健品的售价与真品差不多,也就是说张奶奶等客户花4000元买回家的竟是一盒淀粉。

  王经理立刻向鼓楼公安分局食药环大队报案。

遍布全国的制假售假网络

  该案受到了包括江苏省公安厅食药环总队及南京市局食药环支队的高度重视,省厅食药环总队要求对该案深度调查,彻底摧毁制假售假源头窝点。

  警方立刻对销售该假冒保健品的各门店进行调查。“经查,我们发现南京6家销售该假保健品的门店均指向同一个供货商——范某,女,原为该公司销售员。”鼓楼公安分局食药环大队办案民警张帆介绍道。

网络配图

  然而警方在调查范某时并未发现其出入任何加工点,怀疑其还有上家。为此,警方对范某近半年来的物流往来做了大量的筛选和分析,通过调取取货时的监控,掌握了位于山东潍坊的上家刘某。通过追查刘某,警方历时半年,最终梳理出这个遍布全国的制假售假网络。

  经查,2015年以来,犯罪嫌疑人范某伙同刘某、姜某等人,从陕西西安购进原材料,在山东潍坊异地加工生产假冒南京某公司进口经销的纳豆激酶保健食品,在泰州贴标打码后,范某等人利用其在南京某公司任职期间建立的销售网络,大肆销售假冒伪劣纳豆激酶胶囊获利。

  4月13日,南京和潍坊警方出动警力,西安、潍坊、泰州、南京等十个窝点同步收网,实施抓捕。以范某为首的16名涉案团伙成员悉数落网,现场查获假冒伪劣产品成品、半成品2000余盒,扣押涉案物品23箱,涉案金额200余万元,为企业挽回经济损失500余万元。

5元一瓶的假保健品卖300多元

  据范某交代,她原是该公司的销售员,很清楚市场上有相当可观的一批纳豆激酶胶囊保健品的稳定客户群。可是2014年因为各种原因,公司终止了代理,于是范某便盯上了这块“大蛋糕”。

  在这个制假售假网络中,五个制假点的人员都是范某通过网络一对一结识的。

  该团伙最终制成的产品90%都是糊精,估算下来,实际一瓶胶囊的成本约为5元,而售价却高达300多元。截至案发,涉案金额已达200万余元。

网络配图

  “范某将真的纳豆激酶胶囊提供给李某,要求他按照这个成色制作。李某有一家生产豆制品提取物的公司,但并不具备提取纳豆激酶的生产资质,也没有贸易流通和生产许可证。此外,李某在没有经过任何检测的情况下以公司名义出具了假的产品合格证。”张帆介绍,根据《食品安全法》第35条,“国家对食品生产经营实行许可制度。从事食品生产、食品销售、餐饮服务,应当依法取得许可。”

  5月中旬,范某、李某、刘某等人因涉嫌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已被检察院批捕。

保健品市场疯长背后:对老人跪地营销 传销式洗脑

  新网北京6月22日电(邱宇) 在迅速发展的保健品行业中,老年人成为消费的主力军。中国保健协会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保健品的年销售额约2000亿元,其中老年人消费占了50%以上。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报告,约七成消费者对国内保健食品市场不太满意。**(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调查发现,不少保健品公司打亲情牌,用虚假、夸大的营销方式忽悠老人购买产品,而当老人发现问题时,又陷入维权困境。

  【事件】

  大学退休教师夫妇花50万买保健品

  刘女士的母亲今年78岁,与老伴都是大学退休教师,两人每月共领1.5万元的退休金,但他们把全部积蓄都买了保健品,“8年里,两位老人花在买保健品上的钱至少有50万,甚至偷偷跟老同事借钱买”。

刘女士母亲购买的保健品。

  “父母为省钱买保健品,在外吃饭时两人只吃一份饭。但现在饭后一定要喝100毫升口服液,简直当汤来喝”,刘女士说,“不过,父亲越来越瘦,医生曾多次提出他营养不良。”

  “母亲腿关节不好,坚持不肯去医院。却在一家保健品公司消费了至少十几万,称可以包养老和免费吃保健品”,她质疑称,保健品公司连合同都没开具,更没提具体怎么给老人养老。刘女士对此有些无奈。

  至于母亲沉迷买保健品的原因,刘女士表示,保健品业务员天天上门推销,给她“洗了脑”。

  【揭秘】

  推销员打“亲情牌”跪地营销

  老人为何容易被保健品推销员忽悠呢?中国保健协会保健品市场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王大宏对记者说,老年人渴望被关怀、惧怕孤独,但很多老人的子女不在其身边,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他们。一些非法营销人员利用了老人心理上的空缺,通过精神慰藉等手段引诱他们购买产品。

  据媒体近期报道,广东一位老人4年花20万买保健品,称“因为寂寞,又有钱,希望有人多陪陪自己”。

保健品推销员发出的宣传单。

  有保健品推销员透露,通过家访可以从老人那里获得核心信息,包括老人的经济条件、身体状况、家里谁做主等。

  刘女士说,老两口平时是母亲做主。不同保健品营销公司的十几名推销员频繁家访,有时送些便宜的面粉和水果。母亲膝盖不好,一名女业务员甚至跪在地上给老人涂精油、做按摩,让母亲很受感动。

  记者了解到,“亲情攻势”是一些保健品推销员常用的手段,许多推销员甚至一上门就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会帮老人做家务、陪聊。

  通过组织会议、旅游给老人洗脑

  在打出“亲情牌”之后,保健品公司还会通过送产品福利、组织开会、免费诊疗等方式对老人进行进一步洗脑。

  记者发现,一些保健品公司送出的“福利”五花八门,有“老干部特供药食同源产品‘蜂灵胶囊’”“生命软胶磁能手表”“人体经络点穴理疗笔”等。

  刘女士母亲有专门的保健笔记本,上面写着各种保健品营销活动的时间和地点,以及有“院士、导师、教授、医生”等头衔的名人讲座。刘女士说,在一次活动中,有位声称“给领导人看过病的名医”跪在台上给老人们磕头并高喊“爸妈”,结果母亲花一万元买了“能救命”的卵白蛋白。

  记者联系到一名保健品推销员,从他微信朋友圈所发的视频中看到,一名中年男子在台上慷慨激昂地介绍产品,台下几十名老人狂热地举手呼应。

  但不少保健品营销场所严禁年轻人入内,理由是“只给老年人提供服务”。记者以购买产品为名尝试联系了数名推销员,但他们十分警惕,要求说出“介绍人”姓名,并拒绝透露活动地点。

刘女士母亲购买保健品后拿到的收据。

  【调查】

  老人购买部分保健食品为假货

  刘女士提供的照片显示,父母家里的地板上堆积着各类保健品,有5万元的磁疗床垫和床罩、8千元一盒的蚁黄精、上千元的海燕窝、配方羊奶粉和抗辐射口服液、骨胶原胶囊等。

  记者发现,老人购买的部分“保健食品”并没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的“蓝帽子标志”。例如,老人购买的一种推销员所谓“血燕窝”要价五千元两盒,不仅缺标志,而且实为海底燕窝,即珊瑚草,根本不是燕窝。

  老人还买过一款1.5万元的“光量子芯片”内裤。说明书称,这款芯片根据爱因斯坦的量子物理制作而成,从日本引进。此前已有媒体曝光过所谓的“光量子芯片”骗局,称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根本无法查询到说明书标注的医疗器械注册证号。

  “抗肿瘤、长寿” 一些保健品广告夸大功效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去年11月和今年4月发布通报称,监测到数起保健食品广告宣传内容均含有不科学的功效断言。以及利用患者名义或形象做功效证明等问题,欺骗和误导消费者,严重危害公众饮食用药安全。

  记者发现,有些保健品公司的宣传单上印着“抗肿瘤”“长寿”“能量”等字眼。但关于保健食品的“治病”功效,《食品安全法》明确规定“保健食品的标签、说明书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

  中国消费者协会近日发布报告称,针对老年人和病人,以会议营销方式夸大虚假宣传保健治疗作用的,其中不少并非保健食品,如食用菌产品宣传抑制肿瘤和调节内分泌、“清断食”果蔬汁宣称排毒养颜和减肥等。

  【专家说法】

  哪些保健品营销方式涉嫌违法?

  以讲座、会议等形式进行的营销是否合法呢?北京市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闫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这种营销方式本身并不违法,但确实有“用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现象,比如没有行医资格的人开讲座,免费义诊时编造或夸大老人的疾病,宣传保健品的治病效果,这些都是违法行为,严重时甚至会涉及刑事犯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以电话、讲座、会议、组织旅游等形式进行虚假、夸大或者欺骗性宣传销售保健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等食品以及食品添加剂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对主办方处以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王大宏也对记者表示,讲座、会议等营销本质是一种商业模式,这种模式本身并无是非对错。他强调,“讲座、会议等营销就像一把菜刀。如果用来切菜,就是善举;如果用来杀人,就是恶行。”

  消费者维权面临取证难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或者其他虚假宣传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但现实中,消费者却面临维权难,其中取证难是问题之一。

  关于虚假宣传造成的消费者权益受损问题,记者拨打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设立的“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专线电话咨询,工作人员称,如果只是推销员口头上夸大了保健品的功效,而产品说明书没有问题,则不予以受理。她表示,即使消费者有录音证据也不行,因为工商部门“只看书面凭证”。

  记者随后拨打“12331”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热线,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投诉的话,需提供商家的具体位置和名称,否则无法受理。她建议消费者去正规药店买保健品,因为很多推销员没有固定场所。

  闫兵表示,如果保健品本身没有质量问题,消费者又没有书面证据的话,确实存在维权难题。如果消费者认为购买了“价格虚高”的保健品,虽然从法律上讲,可以与销售方解除合同,但卖方有自主定价权,所以在现实中很难维权。向法院提起诉讼的话,又要承担较高成本。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报告,高达76.03%的消费者最期盼“加强政府监管执法,严厉打击虚假宣传”。他们同时希望主管部门完善法律法规并加大科学消费宣传,积极回应广大消费者的疑惑与关切。(完)

记者卧底保健品公司:"健康专家"边抠脚边"卖

  6月初,读者向先生来信称,他求职时发现有多个公司,让员工冒充健康专家忽悠老年人买药。武汉晚报记者按向先生所说,制作了一份求职简历放在网上,没想到竟吸引了13家“保健品销售”公司前来招揽。这些公司坦言工作内容就是把保健品当药卖。在随后的“求职”过程中,记者经历了多次“洗脑”,被要求“不要有太强的是非观,要过得了心里的那道坎”。

  读者来信

  记者朋友你好:

  我以前在保险公司卖保险,做了两年。今年5月份,我从原单位离职之后,在网上投放了一份简历。没想到这份简历吸引了很多公司,都说看中了我的销售经验,可以让我轻松月薪过万。

  我去面试的第一家公司在武昌,名字叫“卓睿晟商贸发展有限公司”。面试主管告诉我,他们公司主要销售保健品,只要根据公司提供的客户信息,通过电话将公司的产品销售出去就行,然后按销售业绩拿提成,公司销售员一个月最高可以拿到两万多元。

  在那里上了两天班,我实在受不了就辞职了。

“卓睿晟”公司的所谓“专家”电话推销。

  他们所谓的销售员,其实就是冒充健康方面的专家,忽悠接电话的人买保健品。我以前虽然是做销售的,但根本没有医疗方面的知识。那个主管告诉我,经过培训就能以“专家”的身份往外打电话,只要嘴巴利索,按照培训的内容去说就行。

  别人本来就是病人,遭受着病痛和心理的折磨,他们还要把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产品卖给别人,增加经济负担不说,如果耽误了病情,怎么过意得去?销售对象都是老年人,我们自己也有父母,老人攒点钱不容易,这些钱可能就是用来救命的钱。

  除了这家公司,我还接到好几个其他公司的电话,都是叫做什么“商贸公司”、“生物科技公司”、“健康咨询公司”,一听他们说是卖保健品的,我就拒绝了。

  希望相关部门可以调查一下,好好管一下。

  你们的读者小向

  2016年6月

  记者一份简历

  引来13家“卖药公司”

  为了弄清向先生说的这些情况,6月初,记者将一份简历挂在了58同城网上。

  随后的一周时间里,记者先后接到了上百个面试邀请电话,其中有13家是“保健品销售”公司。

投递给病人的宣传册。

  一家名为“武汉天慈源科技”的公司,在面试邀请电话中表示,该公司招聘电话销售员,主要负责保健品销售,“我们有优质的客户信息,只要你有销售经验,掌握销售技巧,通过电话就可以把保健品卖出去。”

  招聘者还特意解释说:“我们不卖药,这方面国家管得严。们不做违法的事,不会对你造成影响。我们只卖保健品,销售的时候把它说成药就行了。”

  另外一家“武汉子曰之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电话中说:“我们会进行话术培训,很容易搞定客户。公司产品都是正规渠道来的正规保健品,肯定不会吃死人。”

  在这13家关于“保健品销售”的面试邀请电话中,除了少数几家表示“具体情况到公司面谈”,其余大部分都在电话里就明确表示“把保健品当药卖”。记者对这些电话分别进行了录音。

  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记者将这几家公司查询了一遍,发现“天慈源”“武汉卓睿晟商贸发展有限公司”等几家公司经营范围里有“保健食品批发兼零售”“武汉子曰之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武汉康美生健康咨询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里没有“保健品批发兼零售”,只有“健康咨询(不含诊疗)”一项与“健康”二字相关。而“武汉长青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经营范围中,大部分是计算机、通讯类业务,与“健康”沾边的只有“一类医疗器械批发零售”这一项。

  但是在58同城和赶集网上,“卓睿晟”在经过营业执照认证的招聘信息中称,该公司“致力于高科技医药保健品的研发、生产,产品出口欧美、东南亚,成为中国医药保健品行业的龙头企业”。

  上岗前要掌握“话术”

  必要时还得靠忽悠

  接到面试邀请之后,记者曾先后到“卓睿晟”“子曰之光”“长青堂”等五家公司面试,几乎都遭遇到了或多或少的现场“洗脑”。

  “卓睿晟”公司的王姓负责人说,所有卖保健品的公司,都是把保健品当药卖,销售过程中,“要掌握话术,讲究销售技巧,在熟悉产品的情况下,有时候要忽悠一下。”

  他还告诉记者:做这个行业你要有心理准备,不能有太强的是非观,你要想,即使我们不把药卖给他,别人也会卖,并且卖的更多,不要觉得心里过不去;既然他愿意花钱,为什么我们不挣?

所谓的“同仁堂第十四代嫡系传人张申生”。

  今年刚刚27岁的胡西武(化名),曾在广州从事了3年保健品电话销售,已经拥有一家公司,上个月刚回到武汉筹备新公司。公司还没注册下来,他已经开始招兵买马了。

  胡西武对记者进行面试时说,很多刚进入社会的“菜鸟”,进入这一行过不了心里那一关,觉得有负罪感,很快就离开了。“你已经不年轻了,不能像那些‘菜鸟’一样想太多。你看着别人买车、买房子,你不动心?”

  胡西武还一再给记者吃“定心丸”:“产品都是正规厂家生产的,不会出安全问题,不用担心有人会找你。我们这叫做‘谋财不害命’。”胡西武说,保健品销售公司的产品,大多都是从厂家进货,有什么牌子的产品,就用这个牌子的厂家身份销售。

  通过广播电视搜集粗放信息

  用书刊和“大礼包”深度推销

  根据面试摸排到的情况,记者选择了“武汉卓睿晟商贸发展有限公司”和“武汉康美生健康咨询有限公司”这两家规模最大的公司,作为卧底对象。记者刚“上班”时发现,这些公司的销售员每人手里都有上百份不同病症病人的信息。

  6月初,在中南国际城D座3004的“武汉卓睿晟商贸发展有限公司”,面试之后,记者被分到了“30楼销售部”,同部门还有20多名销售员,都被分成小组,由组长管理。

  记者所在的小组,组长自称王姐,两年前曾是武汉某知名培训机构的考研培训老师。

  王姐告诉记者,“卓睿晟”在大楼的4楼、13楼、18楼、30楼、32楼都有分部,各自单独管理,共享客户信息。“行业内普遍做法,是在广播和地方电视台做节目,一个节目针对某几种病症,观众拨打电话询问后,接线员进行信息登记。之后,我们的后续人员进行电话回访、销售。同时,我们会印制一些关于这些病症和产品的杂志,按照之前收集的地址信息免费投递。如果他看了杂志,主动打电话回来询问,说明购买意向非常大,这些就是优质资源,稍微聊一下就能成单。靠书刊投递来锁定客户,是行业内最普遍的做法。”

  王姐说,每年广告投放就有几十万。羊毛出在羊身上,同一个客户,一种产品在他身上卖的差不多了,就会换另一种产品,再由另外一组成员继续在他身上挖掘。

  在珞喻路华乐商务中心3楼的“康美生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培训讲师马姐说,武汉目前同类公司太多,除了以书刊投递锁定客户,不少公司还开辟了新的销售办法。“我们现在正在做‘大礼包’项目,这比书刊投递更有效果。所谓‘大礼包’,就是将药店里的常见保健品组合打包,以低廉价格销售给客户,想办法让客户产生信赖。之后,再销售几千元一单的高价产品。”

  一边抠脚一边“卖药”

  嘲笑老人“太好骗”

  这些公司的销售话术脚本上,不仅从病人的回答上分析其心理,建议销售员如何应对,甚至连销售员什么时候需要叹气,什么时候需要停顿,连停顿多少秒都有指导意见。

  “卓睿晟”公司交给记者的多份话术资料里,要求销售员“不要急于卖药,要让对方求着你买药”。王姐告诉记者,“欲擒故纵”是最常用的手法,“现在老人都被骗精了,你一上来就说卖药,他们会非常抗拒。要掌握节奏,迂回前进。”



原文链接:http://fds.southcn.com/sygndt/content/2016-11/03/content_158948881.htm
本站转载文章版权属原作者,如有版权疑问请致电010-83505145-212
中国保健协会市场工作委员会 © 2005-2018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E-mail:xiehui@chca.net.cn 传真:(86)10 83505146
地址:北京右内72号 万博商厦902室 电话:(86)10 83505146(调研业务、信息产品) 83502445(准入咨询) 83504221(协会事务) 83501235(公关事务)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3005185号 北京网聚无限提供网络带宽 公安网监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6241